朋友,新周快乐!
    这个时候,你们正走在上班的路上。
    雨后的空气,清新凉爽;街道整洁,纤尘不染。
    经过大礼拜的休整,你是不是像上紧了发条的时钟,开始了嘀嘀嗒嗒的转动。
    这一次的紧赶慢赶,不多不少,一共是五天。
    不管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、高兴还是不高兴,为了生存,我们必须向前迈进。
    三伏天,炎热是必然的,我们得自己珍爱自己。
    遇到不愉快的事儿,不要太往心里去,要想开些,这样便会释然了。
    该吃吃,该喝喝,该玩玩,该乐乐,该哭哭,该笑笑……
    要是你们觉得这话说得不顺溜,就在两个吃喝玩乐和哭笑中间,加上一个“就”字,那样也许就会好多了。
    多简单呀,有时候,一加一减,结果就会大不相同。
    有人说,生活就像加减法,该加就加,该减就减。处理得好,就会因为答案正确,而被加上十分。
    呵呵,我困了,大脑一片糨糊,不说了。
    祝朋友们夏安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     
    第41章 默认分章[41]
     
      回国亲历
     
    (三)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     京沈高速公路上,车流如织。
          车速如牛似的慢得可怜,相隔不远的两起交通肇事,阻碍了正常行驶,车便越憋越多,以至于竟然停驶了数小时。法庭九时开庭审理,现在已经过了时间,可是我却还在路上受阻,怎能不让我心急如焚。
          赵光私下里让我看了审讯录像,我那个宝贝儿子一副满不在乎的劲头,真是让我哭笑不得。“没错,我踢的。你们就不用多问了,我一脚踢脑袋上了。”看看,这个杂种,多英雄、多仗义!
          审讯人员问他你知道大包大揽的后果吗,这小子竟然很不耐烦地说什么少废话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审讯人员说事发时你并不在现场,这是有人证的,那个小兔嵬子竟说那是因为那些人不敢得罪他,而在对他讨好。
          审讯人员问他说你不怕死吗,他竟然挺了挺胸说什么“怕死不革命!”那派头,比刘胡兰还刘胡兰。
          这个冤家,这不是没病找病么!
          当汽车终于停在法院大门口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,那里几近空无一人。镶嵌在看上去庄严肃穆的大楼上面的国徽,不苟言笑地俯视着脚下的长长台阶。当头的烈日照射下来,经过高大树木的茂密枝叶的分解,投射到地面上的光影,便很是显得斑驳零碎。好像刚刚下过雨,台阶上的一些地方还残留着积水,台阶的阴暗处,很不被人注意的缝隙中,生长着几株荒草,在雨后的微风中,颇有些得意地摇晃着身躯,向经过那里的人招摇着自己的存在。
          我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休庭了,但是我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迈向那里。
          七月流火,七月的中午,真的好热。爬上那百多级台阶,我便有些微汗了。
          大楼的大门口,共有四扇大门,中间两扇是自动转动的玻璃门,两侧各有一扇自动开启的玻璃门。我赶到那里的时候,我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秘书小苗从公文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,轻声道:“还是赵局长的。”
          赵光在电话里告诉我,法庭早就休庭了,说是受害人的家属撤诉了,坚决要求不追究责任。他问我走到哪了,让我不用去法院,直接去中山酒店,他和几个老同学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。
          只顾着在电话里听老赵说话,差一点和正往外走的几个人撞个满怀。“对不起对不起!”由于心情好,我看也没看对方,一个劲儿地点头陪不是,赶紧侧身给对方让路。
          人命关天,可是却撤诉了。就这么简单?难道是老赵在后面活动的结果?我在心里想着儿子,想着老赵。这个老赵,还真是有些办法。
          我在那儿站立了片刻,等着迎面而来的那些人先行,可是让我奇怪的是他们不但没走,反而停在了我面前。我抬起头,看到很多人众星捧月般地围着一位胡子花白的长者,而那位长者却是偏着头在上下左右地仔细打量着我。
          “冒昧地问一下,小伙子,你来这里是……”那位老人向我发问道。
          “老人家,我可算不上是小伙子了。在下姓甄,甄别的甄。您老……”
          “嗯,这就对了,怪不得我看你面熟。”老人点点头,继续说道:“敢问上午开庭受审的那个小、小甄,甄……”
          “甄亮亮。”在一边搀扶老人的一个女孩接口说道。
          “对对,甄亮亮。我老了,记不住了。敢问你是不是他……”
          “我是他父亲!”这时候我似乎明白了老人家的身份,但是我还是问了句“您是……”
          “这是我爷爷!”还是那个女孩子的声音,“他也是郝力的爷爷!”
          郝力?这个名字有些耳熟……想起来了,是被害人,那位前不久死于那场斗殴事件中的受害人,刚刚年仅二十二岁。
          “老人家……”我的声音有些哽咽,“我听说您撤诉了,并且力保犬子不受惩罚,您,您这是……”
          “我告诉你,我得谢谢你,你养了一个好儿子呀!”老人说到这里的时候,竟拉起我的手来。他看着我不住地连连点头。我在他的双眼里分明看到两滴泪水在打转……我的心一阵慌乱,竟有些语无伦次:“不敢当不敢当。这是怎么回事儿?您老是不是,是不是……”其实我心里却是在想:你是搞错了还是老糊涂了呀!  
     

Copyright @ 2012 河南创华耐磨管件制造有限公司 地址:郑州市 联系方式:13526668895() 售后服务电话:0371-56758369
公司电话:0371-56758369 公司邮箱: 公司传真: 公司QQ: 925230070
公司网址: http://www.shenxiangnan.com.cn 澳门新葡京官方备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