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慈恩寺后院那茂密的绿草,总有说不出的一种感情,一种寻链找笼的想法,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这是西安,是慈恩寺的后院,是僧人种豆子的地方。再多草也是吃不到牛嘴里的草。古建队的柳老板笑着问我在豆子地转啥?我笑着说看塔斜了没有?他很专业的讲,大雁塔向西北方向倾斜了一米多。我听不懂他说的原理,我只是想和他聊熟了在塔外架上给自己照张相。一个新来的武僧也在附近转悠,没几天就和我熟了,我一个人又盯着那片绿草发愣,他告诉我自己有武功,当面给我演示了一番。我也心热的和他学了几招,古建队的柳老板说要练基本功,花拳绣腿没意思。僧人看着我说,闲时间多练练没坏处。安乐骑着车子来了,问那僧人为什么要出家?有工资吗?问僧人敢吃肉吗?僧人滔滔不绝的给我们讲出家的事。夕阳西下,慈恩寺的大雄宝殿里传来僧人敲木鱼和咏经的声音。我对安乐说,时间真快,到西安快两年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终于给安乐把钱还完了,心里轻松了许多,悠闲地一个人时常看着何大哥写毛笔字,抽着他热情给我取的红塔山,喝着碧螺春。自由了,却不想回家,何大哥说我太土气,要武装,把我领到雁塔十字给我看了一双黑皮鞋。还看了一只黑盘的石英表。我说没钱工资发了再买,他笑着说先武装,哥有钱。我又稀里糊涂成了负债的人。回家的事又搁浅,白天穿着新皮鞋戴着石英表神气十足,头发也开始三七分,何大哥笑我,郭,差一副墨镜势就起来了。院子里的塔友都笑我,我的外号是郭大侠。我们护塔队的宋队长那样叫我,副队长耿也这么叫我。我脸红的接受不了。咱没有武功啊!我问小左,别人这样称呼我是瞎事还是好事?小左给我分析,谈不上好坏,大家都觉得你没坏心眼,爱你喜欢你。我不知道分析师骗我了没有,我心里美滋滋的。
     
    有人叫我名字,转过身是家乡人,是我们村和我家一个巷子的人。一老一少,父子俩,敏善和他父亲。我激动地望着他俩,让他们上塔,半个多小时下来,他父亲说来西安是带敏善学一门技术,学修理电视机和收音机,在雁塔村的黄河技校。说名报了钱交了,让我有空了看看敏善。我坦诚地说:“叔,你放心回吧,我闲了就去技校,这也距离近。”这是我在大雁塔两年来第一次遇见我村人。如果说我话少是木头,那么敏善我都不知如何形容,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。我在技校门口等他,他出来了,问吃了没?他说灶上吃了,随后我领着他转曲江春晓园,转唐博,他没和我说一句话,我问他啥,他也是简单回答。想起他父亲嘱托我还是一次一次到黄河技校门口等他,毕竟我们是一个村一个巷的人。安乐来抱怨找不到我人,满慈恩寺院子乱找,还是不见人。后来看见我和敏善一前一后像俩个哑巴在散步。他爬在我肩头说,妈呀!敏善修电视把有声的能修成无声的。我笑了,说还是再坚持一段时间他就学完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敏善学习结束要回家乡,我问技术掌握了没?能修电视收音机吗?他还是腼腆地笑了笑点了点头。看着他上了公交车,我一直思索着,如果我不来保管所会学什么?不学我的出路又将如何?没有念书成才的人如何能改变命运?安乐晚上问我,你觉得他修电视有出路吗?我摇了摇头,安乐说,咱村里只有四五个电视,基本都是新的给谁修呀?我也是那么想的,附近村里也没几个?收音机修理能有多大市场?可一个农民娃又能干什么?我们只不过是幸运的宠儿,临时有一事可干,谁知能干到哪一天?临时工,就是临时干活的人,这还用得着解释。安乐订婚后回家勤了,都说女朋友是一块磁石,能吸住男孩的心,看来是真的。好像干工作也不太认真,匆匆忙忙干完就向家跑。我和他聊过,他不在乎的说,临时工干几天算几天,何必违心的活着。我也想到自己,离开大雁塔何去何从?我好像依旧迷茫,还不如学修电视的敏善,他还有一个手艺,我到自留地给谁收票去,除了扫院子扫场面子我还能扫一个收钱的地方吗?
     

Copyright @ 2012 河南创华耐磨管件制造有限公司 地址:郑州市 联系方式:13526668895() 售后服务电话:0371-56758369
公司电话:0371-56758369 公司邮箱: 公司传真: 公司QQ: 925230070
公司网址: http://www.shenxiangnan.com.cn 澳门新葡京官方备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