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六)不再去五层扫塔,领导安排我在塔口的玻璃房收票。每天和另一个同事把玻璃房子周围打扫干净,桌上放着一个喝水杯子,开始等着游客上塔收票,其实就是一个简单动作把副卷撕下来。领导再三叮咛这是保管所的窗口,一定要注意形象,不能和游客吵架,要文明用语面带微笑,也不能让没票的人浑水摸鱼。每次开会我们的王所长都要强调,完了还问大家还有啥说的,我总是不识时务的想说一句,小左坐在我的身边看见我要发言,用手狠狠地拧着我的大腿。站起来的我欲言又止,尴尬的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,“没啥说的”开会人都笑了。王所长说了一句,“郭是好娃!没了散会。”小左一边和我向塔走去一边批评我,我无语的接受着,他是保管所的红人,上下的人都和他好,他处理人际关系有一套,我也悄悄模仿他,接受他对我的批评,他是真心的为我好。安乐给我好烟我舍不得抽,一根接一根给小左发,小左有时也火了,“你想抽死哥!”我总结自己巴结过火了。
     
     
    小左恨铁不成钢地眼瞪我,他嫌我开会站起来要说话。我跟在他身后不停地说:“以后不说了,不逞能,我以前真得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。”小左给我上了一堂课,他眯着眼说:“咱都是临时工有啥资格发言,人家正式工都沉默等着散会,你想表现啥?你以为咱所里没有勾心斗角?开会拐角坐,少发言多通过,知道吗?废话多了年底谁选你做先进?你在所里要装糊涂,心里有数就行。”我感激的说谢谢,一个没心眼的我,遇到一个有心眼的好人,自然开始慢慢成长。看我给他递了一根没带把的平猴烟,他很不情愿的接了,我忙给他点燃,他抬起头问,有人给你发烟咋不收?我认真地说领导不准收烟,他笑着说不准收整盒,可以一根一根收,别人引人进塔,热情地给你一根烟,要接,不接人没面子,骂你扎势。你也可以积少成多的装进烟盒,那一根烟不能抽?没有你那乡党安乐来了没了阿诗玛,你也有“良友”、“希尔顿”、“红塔山”无数品种的外烟。”我问那犯错误吗?小左笑了。说郭呀你真是木头!
     
     
    安乐来了,初七的下午我正在塔口收票,远远看见他肩上挎着一个熟悉的馍布袋,渐渐地近了,才看清那是我上中学时母亲为我特意缝制的装馍布袋,无数的小片花布,汇集在一起,所以叫碎花馍布袋。内衬是母亲在织布机上织的粗布,虽然没有多么洁白,但干净卫生。安乐把馍布袋递给我,笑着说家里给我捎了些过年的馍,我看着那熟悉的碎花布袋,仿佛又看到了亲人。母亲那瘦小单薄的身影,在脑海里浮现,她那干瘦的手指在放着年馍的板柜里,挑三拣四的翻腾着,为我寻找模样好却没有多大意义的白馍。父亲肯定还在一边站着,看着母亲为我装馍,问数了吗?到底给娃能拿多少馍?不行了找个蛇皮袋子让安乐扛到西安去。母亲肯定也叨叨,那是西安,娃是在文明单位,不是工棚……我打开馍布袋,看到那熟悉的花卷馍,还有一种叫油角角的馍。烟雾缭绕,吧嗒吧嗒的风箱声,母亲吃力揉面的情景,父亲给灶膛里添硬柴的场面,突然出现眼前。
     
     
    安乐变了,他不再给我传达村里的所见所闻。他的话题转移到了女朋友身上,这一点是令我痛苦不堪的。就像一个大口吃着牛肉喝着酒的人,对一个饥肠辘辘的人说,给你形容一下吃肉的感觉好吗?也像是一个没有抑郁症的人对抑郁症的人说,给你讲人什么症状是抑郁症好吗?我多么不想靠近那个关于恋爱的话题!可我又不能打击他的幸福,我还要装作一副笑脸,一边抽着烟一边笑着搭腔。问一两句没有意义的废话,“你对象姊妹几个?,家在邻村的村南还是村北?”安乐看我插话了,笑得脸上插了花,讲他女朋友对他好,春节给他织毛衣,锈了一双鸳鸯嬉水的鞋垫子。他展开新毛衣让我看,问我织的花子好看吗?一个没有编织水平的人我也看不懂,还是笑着评论了一番,言辞不乏美言美句。安乐高兴地望着我,不停地发着阿诗玛烟,问我毛衣大小合身吗?这兰色好还是红色好?我不想恭维他了,我说当然红色好,吉祥如意。他不吭声了,打了一盆洗脚水说时间不早了睡。
     
     

Copyright @ 2012 河南创华耐磨管件制造有限公司 地址:郑州市 联系方式:13526668895() 售后服务电话:0371-56758369
公司电话:0371-56758369 公司邮箱: 公司传真: 公司QQ: 925230070
公司网址: http://www.shenxiangnan.com.cn 澳门新葡京官方备用网址